房产信息网

Real estate information
首页 >> 房产要闻

丁爽明年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将会回

来源: 2018年08月18日

丁爽:明年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将会回归

核心提示: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日前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政策上来看,2016年政策的表述可能还是和今年一样,即“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其内涵可能会有所差别,即财政政策会“真正的”积极,货币政策会“真正的”稳健,即政策会回归到其原本应该有的取向。

降息空间越来越小

丁爽表示,虽然今年的政策表述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但从广义货币量的增长和信贷增长的一些指标来看,实际上货币政策是较为扩张的。“展望2016年,因为整体经济杠杆率已经非常高,债务风险也比较大,很可能货币政策在执行之中将更加审慎和稳健,包括货币和信贷的增长率有可能会比今年低。”丁爽说。

2015年,央行已经连续多次降息和降准。展望2016年的降息降准空间,丁爽表示,鉴于资本外流可能会是一个持续的现象,因此为了维持一个中性的货币增长,需要不断降准。他表示,基于政府会出手防止投机性的资金流出以及企业的境内外资产负债表会更为平衡等原因,其测算明年中国的资本外流规模将比今年下降三分之一左右,在这样的假设下,若要保持广义货币(M2)12%的增长率,需要200至250个基点的降准,因此,降准次数应在4至5次左右。

他同时表示,鉴于明年PPI的通缩应该会出现缓解以及CPI通胀会温和回升,降息的空间将越来越小。他还表示,从国际因素来考虑,即使美联储只加两次息,和中国的利差也会缩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进一步降息,资本流出的压力会加大。

财政政策要发挥更大作用

我国2015年财政赤字的比例已从2014年的2.1%上调到2.3%,虽然赤字率有所提高,但是还是严格控制在3%的警戒线以下。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不久前曾在公开场合表示

丁爽明年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将会回

,当前全球经济面临2009年以来最为严峻复杂的形势,从金融危机的教训中,需要考虑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是否要做调整,3%的赤字率红线、60%的负债率红线是否适合中国可以反思调整。在这之后,适度扩张赤字率成为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

“提出适度扩张赤字率,其原因是以前我国的宏观调控过多依靠货币政策,使得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的边际效用逐步递减,信贷对推动实体经济的效用也越来越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过多依靠货币政策,一方面不一定能提振实体经济,另一方面金融风险将更加集聚,流动性将更多地流到股市、债市和房地产市场,这其实会增加风险。”丁爽说,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呼声是建议宏观调控更多依靠财政政策。

丁爽也称,3%的赤字水平本身很低。但若把地方政府所有的融资平台的债务都看作赤字积累的结果,那么过去一些年份中国的赤字率远远超过了3%的水平。“从这个角度看,2015年中国的财政政策实际上是稳健的,因为通过债务控制,地方政府预算外的政府债务规模几乎没有增长。所以,需要显性的赤字来抵消地方政府财政的收缩。”丁爽说,与其看着隐性的债务和隐性的赤字在扩大,还不如有一个显性的赤字,同时控制地方债务,给其设定一个上限,把这些隐性的东西显性化。

大规模全面减税空间不太大

丁爽表示,赤字率提升背后的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财政支出里有一部分支出是刚性的,这部分支出每年都要有一定比例的上升。他表示,财政支出里有一项大家可能并未予以特别的关注,那就是对社保的补贴,且中国社会老龄化以后提取退休金的人越来越多,因此这一项刚性支出的金额年均增长将越来越快。“虽然说赤字率有突破3%的可能,但也并不会马上到达4%-5%的水平,因此减税空间相对有限。”

丁爽坦言,以前每年税收的增速都比GDP增速快,在经济下行期,税收的增长已经比以前慢了许多,虽然今年财政收入的增长率是7.7%,仍然比名义GDP增速还快一点,但里面很多收入是不可持续的,若把和股票市场泡沫相关的税收刨除出去,税收增速就可能低于GDP增速了。

丁爽说,在这种情况下,减税应该是结构性减税而非全面减税的概念。他表示,比较可能的减税方向是对小微企业和中小企业的税收进行减免,以此来鼓励创业和创新,因为这些税收本来占全部税收的比例就很小,收税的成本也比较高,因此存在减税的空间。他还表示,增值税方面可能会有一些税率的合并,但是全面的减增值税、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空间并不大。

点评:在政策组合方面,动用财政政策的空间较大,赤字率水平有可能上升到GDP的3%甚至3%以上的水平。而在货币政策方面,降准次数可能在4至5次,而降息空间将越来越小。

随机文章